北京:史无前例的双奥之城

就拿北京的冬奥会图标来说的话,我们会从其中看到很多故事。就像有人所说,北京冬奥会的“见真章”,其实本质是现实与悠久历史,体育与渊源文化的一次完美结合。

假如有关注冬奥会相关活动的朋友就会知道,在2020的最后一天的时候,在当时的跨年冰雪盛典上面,发布的,是2022年的冬奥会体育图标——其中涵盖了包括冬奥会,以及残奥会的三十个图标,都迎来了与大众的第一次见面。

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的副部长,高天讲到,“新的一年到来了,冬奥会也越来越近了,我们也希望通过图标的发布,向全世界的朋友们都说一句”,他顿了顿:“东奥,祝大家新年快乐!”

其实我们在看奥运会的体育图标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其实他是属于奥运会的一个很重要的视觉形象元素。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他能够通过一些很简单的运动造型,准确生动的表达在奥运会当中的很多体育项目。不仅仅是具备着很强大的功能性,更是能够传达奥运会本身的举办理念和一个主办国家的本身文化的承载物体。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的体育图标所采用的,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一种传统的中国篆刻的形式。在面对媒体问题,为什么采用这种形式的时候,他解释道,因为用篆刻的这种方式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方寸之间气象万千”,“所以我们想我们的图标就是方寸之间,冬奥呢就是气象万千”,他补充道:“其实通过这个图标,我们也能够很生动的感受到来自冬季运动的形与神,所展现出来的,是中华文化的力与美。”

前前后后经历了四个月的沉淀,冬奥会体育图标经过了千百次的锤炼,无论是从设计,艺术,还是从体育方面来考虑,他们都得到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以及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甚至是相关国际单项组织方面的认可。就像我们所看见的那样,在新的一年即将来临的时候,他们向世界展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历史是我们的教科书”。

事实上,其实在去年五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有相关的设计团队开始了体育图标的相关创作。而一开始的创作创意定下来的,有将近“20个方向”。就像我们知道的,剪纸、皮影,都是属于备选方案的其中一项。而在结果的最后,是组委会,以及相关的设计师,专家一起沟通研讨之后,确立了在2022年的冬奥会的体育图标的最终的方向,那就是文字。

在面对媒体镜头的时候,他讲到,其实之所以会让他们选择文字的原因,是因为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北京冬奥会的活动部高级专家林存真讲到,“一方面,是因为体育图标本身就是属于冬奥会形象的一部分,应该是和整体的形象景观,以及思想脉络是前后一致的(就像我们所看见的‘冬梦’就是以此为契机的);至于另外一方面,那就要追溯到2008年的时候了。在08年的时候,当时的夏奥会的体育图标的来源,也同样是文字,“所以我们也在想,是不是能够从体育图标上面,来完成一次与夏季奥运会的一次呼应。”

于是,在确定了图标要朝向文字方面去发展之后,相关的设计团队,还专程去拜访了相关的中国历史研究院,去进行进一步的学习,以便于更好的完成现实与历史的结合。

在中国历史研究院的时候,设计师们开始对那部分的文字进行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于文字体系的变化也有了更深刻的印象。就像他们其中有人所讲到的那样,其实一开始并不叫文字,而是叫“文化的刻绘符号”。当然,在研究院当中,他们也邀请到相关的专家学者,他们讲到,假如我们要做这个东西,就不能照猫画虎,对于这样的历史也不能一知半解,更不能囫囵吞枣的就一股脑的往上面用。

除此之外,他们还补充道,其实在进入研究院大门的时候,在大厅的最上面一直悬挂着一行文字,为“历史是我们的教科书”,这是最为重要的。“所以当时在做体育图标的时候,我有一个特别深刻的理解,就是来源于此。我们总是在历史里面寻找答案,我们在历史里面寻找灵感,寻找我们有关的图形的规矩和相关的文字规矩,只有这样,我们所做出来的所有东西,才是有据可循的,能够让大家一眼看到‘哇,原来就是这个东西’。唯有如此,我们在进行相关设计的时候,才会有根基。”

于是,这就有了我们所看见的这一幕:叮当叮当,汉凿印,终踏雪而来。

不过,虽然确定了要往“文字”方面发展,但是就设计团队所说的那样,他们对于一开始的反复尝试的书法的效果,却是一直都不满意。“我们觉得有的图标是可以的,但是有的图标,我们觉得不行。”林存真这样讲到。于是到最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上,因为有关的设计团队讲到,他们想在图形上面试一试不同的色彩和效果,于是在下面放上了一个红色的底。在讲到这里的时候,林存真讲到,自己的灵感,就是从这里出现的。“有一个启发,那就是红色底,白图形的就是印章。因为其实印章是很有力度的,无论是他刻出来的书法还是什么都是很有力量的。”

想到这里的林存真马上给同是在中央美术学院的设计学院工作的张洺贯,目的,就是请他来为目前的设计稿提供一份自己的意见。

对于张洺贯,林存真的评价很高。“他是一个既能够理解设计,又能够了解篆刻的人”,对于外界对他选择张洺贯这个年轻人的原因,他解释道:“这个年轻的篆刻家,怎么也能够让我们的篆刻艺术在年轻人的心中激荡起一点小波浪,让他们能够觉得,即使是篆刻,也可以同样时尚,这样的想法”。

在1988年的时候,张洺贯出生了,而在不断的学习和发展当中,他成为了书法艺术领域的为数不多的年轻人。

在2020年的6月17日,张洺贯来到了冬奥的组委会现场,进行相关的篆刻实验。一开始只是刻了几个,到了后来,在中午的时候,林存真对张洺贯说,“不然把剩下的之后的都刻了?”实验一切都很顺利,就像这一次的尝试,很轻易的就达到了大家心中想要的效果。

其实当我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相比于一些其他的经典传承的艺术形式,用篆刻的方式来进行相关的体育图标的设计,其实是有一定的优势在里面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当时的图标,是采用的篆书的一种形式,而利用的,则是篆书的象形性的特点,这是能够很好的反映人们的一些活动。

假如我们要去深刻的解释一些东西,我们就要将这些都追溯到书法方面去了。在书法当中,隶书、楷书等一些所谓的证书,其实细致来看,典雅是有的,但是一些相关的动感,却是有部分的却是。最简单的例子,就用草书来说,其实草书的点画,是都比较飘逸的,就像有人所这样评价过草书,“好看是好看的,但是却有点抓不住”。而就拿篆刻想要表达的东西来说的话,其实其根本是像表达的文字,但是就其文字根本,是具有极其强烈的运动性,以及象形行的。在提到这些的时候,张洺贯讲到:“这对于我们人物的动作的一些表达,以及一些运动特征的表达,都是具有相当清晰的东西的。”

其实就拿本次冬奥会的体育图标来说话,最主要的,还是用的现代印章为最主要的部分;而就风格上来说,在汉代的印章上面,既有有典雅路线的,也有一些具有相当强的写意的东西。就像我们常说的战事前线,他们用的,就是属于“急就章”,是后者那一大类的。

在对于印章的阐述当中,张洺贯还讲到,其实很多印章都是匆匆急就而成的,“那么这种在短时间创造出来的,其实大部分都是用锤凿出来的,”他补充道:“这种用凿的方式创造出来的印章,就被称为是‘汉凿印’,其实他的风格是相当运动的,并且伴随着一种强烈的崩残的效果。”

当然,假如我们需要表达的东西是运动的话,那么我们会选择的,其实是一些契刻速度比较快的,并且崩残效果比较明显的一些印章。除此之外,张洺贯还讲到,“崩残”的意思,就是为了表现出冬季运动的相关方面,以及一些他独有的优势。这种崩残就像是一种运动,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那种用冰刀铲雪的那种感觉。

之后,就是我们知道的,张洺贯在被“收编”之后,和冬奥会的相关设计团队一起,合力打造有关设计。值得一提的是,除开了我们刚刚所说的林存真之外,这个团队,还是包括了像陈翊君,姚俊飞,张维等专家级别的人士在其中。在面对媒体镜头的时候,林存真讲到,他一开始对设计师所提出的要求,是希望他们每个人都完成100稿的有关手绘。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动作,一项运动。

当然,对于换项目这一点,林存真也做出了相关的要求。他讲到,假如设计师要更换项目的另外一个哦对工作的话,那么就得再一次提供100份的手稿。正如他所说:“对于整个图形来说,有一点点的变化,都会对其产生一定的影响。”

其实就林存真本人来说的话,他是很相信“手感”的。他认为,只有真实的手,真实的纸,以及真实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才能够产生最真实的互动的 。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在对于这个动作,以及这个图形所表达出来的东西,会有一定的感觉。只有当我们有感觉的时候,我们才是能够画出来比例,以及结构恰当的,并且是具备着精确表达运动的设计图的一些东西。”

在回忆道,从设计稿的设计,以及到后期的篆刻印章。当有记者询问的时候,林存真坦白的讲到,其实横跨在两种艺术形式的中间,“确实是挺难的。”“就像你需要把一些图形做到一个很完整的地步,然后又抽象得很到位。不仅仅是要满足相关的运动表达,同时也要满足于篆刻的这种金石的意味,”林存真补充道:“在同一时间,你还是选哟满足所有我们这种汉印的风格”,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去尝试找到一个平衡点。

其实在第一阶段的时候,我们对于他们的工作就有了相关的认识。就像在一开始的时候,林与张的工作方式,就是大家都坐在一个条形的桌子上面,等到张刻完了,然后盖章给到林之后,林再用自己的一些图形方式去修改,调整线条与线条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些粗细的比例。如此反复,两人在达成一致之后,然后张又去刻。

在回忆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林存真讲到,他们其实有想在某一个阶段,不同电脑去做的想法,而是用一种真正的篆刻,用实实在在的刀,以及切切实实的石头,去雕刻出独一无二的形状在里面,然后再用一种手绘的模式,将其调整到最好的状态。“其实在所有的相关结构,以及规则方面的东西在定下来之后,我们再录进入电脑当中,去完成相应的后期调整和图形美化设计,反而会更好”。

随着2022越来越近的脚步,在此之后,北京,将会成为独一无二的“双奥之城”。就像林存真讲到,两次图标不一样,但是是协调的,重叠在一起,你就会发现其中的道理。

我来说说